WFCMS - SCETT

浅谈中医膏方在恶性肿瘤中的运用

查看次数: |作者:世界中联肿瘤外治法专委会|发布时间:2017-06-29 13:30

  浅谈中医膏方在恶性肿瘤中的运用

 1 嵇冰 崔凯恒2*

  1.湖州市中医院 2.浙江中医药大学

  [摘要]:膏方是经典的中药剂型之一,以其具有服用方便、作用持久、寓防于治、寓治于防等独特优势,在临床中得以广泛应用和传承发展,笔者提出虚实辨证,介绍将膏方运用到治疗恶性肿瘤中的经验。

  [关键词]: 膏方;肿瘤

  Introduction to the application of TCM herbal paste

  in malignant tumor

  Ji Bing Cui Kaiheng

  Abstract:Paste is one of the classic Chinese medicine formulations, by its is taking convenient, durable, contain in the prevention and cure in unique advantages, and is widely used in clinical and inheritance development, the author puts forward the actual differentiation, introduces applying paste to the experience in the treatment of malignant tumor.

  Keyword:paste;malignant tumor

  膏方是经典的中药剂型之一,首见于两千余年前的《五十二病方》、《黄帝内经》,而在《金匮要略》中则首次记载内服疗病的膏方:大乌头煎、猪膏发煎、鳖甲煎丸。以其具有服用方便、作用持久、寓防于治、寓治于防等独特优势,在临床中得以广泛应用和传承发展。本文谨将笔者运用膏方治疗恶性肿瘤的经验做一介绍,以做参考交流之用。

  1.明辨长短 掌握尺寸

  恶性肿瘤是一种特殊的慢性消耗性疾病,容易复发和转移,有的病势凶猛多变,有的则是波澜不惊,故在治疗时应相机而动,不可胶柱鼓瑟。然膏方乃作长久服用之固定处方,虽有服用方便、作用持久等诸多优点,但针对病证变化的治疗则有失灵活,可以做到不断扶正,但却难以随证治之。所以对肿瘤患者施以膏方治疗时,更应该把握好适应证,以免贻误病情和浪费药物。首先,“慢病缓图”是膏方治疗的绝对优势,而对于肿瘤患者来说,慢病即是处于疾病稳定期。何谓稳定?即无论处于手术前后,还是放化疗前后,不存在癌瘤大量转移、脏器功能衰竭、胸腹水、心包积液、黄疸、剧烈地消化道反应、出血、剧烈疼痛等症状。其次,无论是荤膏、素膏,还是清膏,均为厚滋味。其性黏滞,若患者体内痰湿秽浊严重,尤其是有苔腻、纳呆、腹胀等症状时,膏方应不用或者暂缓使用,应先使用“开路药”进行调治,而后再处以膏方。

  2.先病后证 参西执中

  孔子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而对于中医临床实践来说,即厘清所面对的是何病、是何证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是至关重要的。笔者认为在临床中诊治恶性肿瘤应以辨病为先,辨证为后,其中辨病包括中医辨病和西医辨病。先辨病有助于从整体、宏观水平认识疾病的病因、病位、病性、病势、邪正关系及疾病的发展变化规律;而后辨证则是对疾病当前的病位与病因病性等本质作出判断。二者有机地结合能够反映出疾病的宏观和微观变化,从而更好地施治。比如以脑肿瘤为例,恶心、呕吐为其常见症状。若从单纯的中医辨病辨证角度出发,多认为胃失和降、胃气上逆是其主要病机,治疗重在和胃降逆,多以生姜、姜半夏、姜竹茹、砂仁等药为主。此等单纯辨证看似准确无误,实则离题甚远。而若先通过西医的辨病,则可清楚地认识到脑肿瘤患者的恶心、呕吐症状是由于存在脑水肿、颅内压增高而引起,从中医辨证当属颅脑水瘀,治疗应以活血利水为主,应选用琥珀、川牛膝、泽兰等活血利水且又下行的药物,而非一概选用和胃降逆止呕之品。再如,膏方中的辅料多含有大量胶原蛋白(荤膏)、淀粉和葡萄糖(素膏、清膏),若单纯依靠中医辨证处方,而忽视西医的辨病,对于肝、肾、胰腺等脏器功能下降的患者来说,常常会诱发氮质血症、肝性脑病、酮症酸中毒等重症。是以先辨病可弥补辨证之不足,可使辨证论治更加准确。所以笔者强调先辨病,再辨证,要参西执中,施用膏方一定要遵循此原则。

  3.虚实为先 箭无虚发

  荀子曰:“源清则流清,源浊则流浊。”是以膏方为治疗恶性肿瘤的具体手段,而方从法立,法由证出,故辨证准确是治疗的关键和疗效的保证。《黄帝内经》有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可见邪正交争是疾病发生的根本矛盾。然而有交争必然有虚实,此种情形在恶性肿瘤发生过程中尤其明显。所以笔者提出以虚实为纲进行分部辨证确定证型。首辨虚实,即要通过四诊,辨别出气虚、血虚、阳虚、阴虚,辨别出寒热、痰饮、瘀血、邪毒;而后再根据病位、主症,定虚实在何脏腑;最后定证型治法。首辨虚实,有利于制定治疗方案的大方向,避免虚虚实实,有利于补虚泻实,决定膏方的扶正祛邪之宜。

  4.扶正祛邪标本兼治

  正气亏虚是恶性肿瘤发病之根本,而气滞、血瘀、痰湿、毒热为致病之标。正如李中梓所云:“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踞之。”故而扶正祛邪为恶性肿瘤的治疗大法。

  4.1扶正重在脾肾《景岳全书》指出:“凡脾肾不足及虚弱失调之人,多有积聚之病。盖脾虚则中焦不运,肾虚则下焦不化,正气不行则邪滞得以居之。”且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肾为先天之本、脏腑阴阳之根。而现代研究证实,脾肾功能强弱与机体免疫功能的强弱有着密切的正相关性。故在处治膏方时,多着重运用补益脾肾之品,调补整体气血阴阳。补肾重在滋润,药分温凉:温润多选用肉苁蓉、菟丝子、熟地、枸杞子、沙苑子、补骨脂、制首乌、灵芝、牛膝等;凉润多选用生地、天门冬、旱莲草、女贞子、桑葚子等。补脾重在甘淡益气、渗利和中,多选用黄芪、制党参、黄精、山药、绞股蓝、茯苓、薏苡仁、莲子、芡实、白术、大枣等。而在膏底方面,仿龟鹿二仙胶之意,选用鹿角胶和鳖甲胶,以鹿角胶温补肾阳,鳖甲胶滋补肾阴,且二胶兼具流通血脉之能和破癥瘕积聚之效,常用比例为1:2或1:3,缘鹿角胶偏温,故少用,从阴中求阳、阳中求阴之义。

  4.2祛邪重在瘀毒虽然气滞、血瘀、痰湿、毒热均为恶性肿瘤的成因,但恶性肿瘤终归为有形之积,必有有形之邪-瘀血填充之。如林珮琴所言:“积在五脏,主阴,病属血分。”唐容川则言:“癥瘕见于脐下…常见不没,为癥。癥宜膈下逐瘀汤、抵挡汤。”所以在治疗中,应着重对瘀血的治疗。笔者的体会是宜活血,不宜破血。临床所见,如施用三棱、水蛭、虻虫、穿山甲等破血之品,虽可消坚止痛,但用之过久,往往使肿瘤出现扩散和转移,盖因破血之药能使瘀毒随波逐流。而膏方作为长服之品,明显是不宜使用破血之品的。故在膏方中多选用:丹参、延胡索、川芎、郁金、桃仁、红花等活血化瘀之药。需要注意的是若患者出现胃弱少食、大便溏泻时,活血化瘀药应减量使用或者不用。此外,肿瘤为邪毒致病,大凡邪毒致病每易火化,且现代研究证实肿瘤亦有内分泌功能,能够产生激素等多种毒热物质。如尤在泾所言:“凡痞结之处,必有阳火郁伏于中…宜以苦辛寒药,清之开之。”故宜在抗癌方中,配伍清热解毒之品,常选用:蒲公英、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猫人参、猫爪草等。

  5.衷中参西 有的放矢

  恶性肿瘤的中医治疗是从整体辨证,平衡气血阴阳,强健脏腑之功能,祛除局部之邪毒。西医则是强调对病证的特异性和靶向治疗,着重解除癌肿。两者采用方法不同,但却殊途同归,即消除癌肿,所以可将西医特异性和靶向治疗理念引入到中医祛邪的手段中去。经过大量实验和临床验证,笔者提出广谱抗癌药和靶向抗癌药。正应岳美中先生所提倡的“中医治疗,必须辨证论治与专方专药相结合”。广谱抗癌药:半枝莲、白花蛇舌草、蒲公英、猫人参、猫爪草、薏苡仁、茯苓、猪苓等。靶向抗癌药:头面部肿瘤,蛇六谷;甲状腺癌,黄药子、葛根;乳腺癌,漏芦;食管癌,冬凌草、威灵仙;胃癌,水杨梅根、藤梨根;胰腺癌,肿节风;肠癌,苦参、野葡萄根;膀胱癌,龙葵。以上药物可在辨证论治思想的指导下,作为祛邪专药进行使用。需要注意的是,此类药物多为苦寒之品,应根据患者实际情况,尤其是脾胃功能的好坏,酌情使用,切莫仅为了抗癌而盲目堆砌滥用,以致脾胃阳气衰败、变证丛生。

  6.动静结合 流通为要

  瘤者,留也,治宜“移山填海”,流通气血阴阳。而膏方因其剂型属性,富含胶质等补益药品,具有性黏滞难化的特点。所以施用膏方治疗恶性肿瘤时,更应做到动静结合、通补兼施,否则便是一团阴柔死气,于病有碍。

  6.1调整气机升降 组方时应注意明辨患者体内之气机,明了何处不利?如何引导?组方要有灵动之念,要存补之行之、逸者行之、上病下取、下病上取之想,不可呆滞。比如在治疗癥瘕积聚的最早膏方-鳖甲煎丸中,除使用大量活血化瘀药物外,还配有辛散行气之柴胡升清、厚朴降浊,温通血脉之桂枝、干姜,益气之人参,充分把握了气血的辨证关系,调整机体气机升降,为后世垂范。

  6.2促进脾胃运化 药物的吸收与否是发挥疗效的关键,膏方尤是如此。故而在组方时除了运用调气之药外,还需注意配伍醒脾运脾开胃、升清降浊之药,以促进药物的吸收,常用的有:苍术、砂仁、肉豆蔻、檀香、炒谷麦芽、桔梗、枳壳、佛手、焦山楂、焦神曲、广木香、陈皮、橘红络等。

  7.膏方范例

  王某,男,68岁,膏方,甲午年孟冬谨订。

  脉案:素嗜烟草,雾气氤氲,自比神仙。殊不知火气熏金,耗气损津,灼络伤阴,肺积乃成。曩岁行刳割之术,华盖有失其全。是以相傅失守,自汗津津;阴虚阳浮,口渴盗汗,夜寐欠安,干咳痰黏;子病及母,纳谷不馨。舌红少苔,脉细数。亟为填补气阴之不足,复中焦之衡,以安享古稀之年。

  太子参300g 麦冬180g 天门冬180g 南沙参150g

  北沙参150g 生黄芪300g 生地180g 女贞子150g

  瘪桃干120g 穞豆衣120g 杏仁120g 桃仁120g

  浮海石120g 牛蒡子120g 三叶青120g 浙贝母100g

  半枝莲120g 蛇舌草120g 柏子仁150g 灵芝150g

  五味子90g 怀山药300g 制黄精300g 薏苡仁300g

  茯苓90g 焦白术120g 炒苍术100g 橘络100g

  橘红100g 焦山楂300g 炒鸡金200g

  上药煎三次取浓汁,加鹿角胶50g(烊)、鳖甲胶150g(烊)、冰糖500g,收膏。一料

  随访:服膏方1月后,诸症悉除。

新闻文章推荐

{dede:ar

第二届国际学术年会暨首...

暨首届中医肿瘤临床创新与标准化论坛 征文通知 为推动中医、中西医结合肿瘤研究领域的国际... 查看》